心语酒吧您的心语
首页 早安心语 晚安心语 影视心语 节日心语 生日心语 感情心语 分手心语 唯美心语 励志心语 鲜花心语 教育心语 心语杂谈

一个充满悲伤的爱情故事

时间:2017-06-10 ┊ 编辑:早安少女在线投稿邮箱投稿   
关键词:人生感悟随笔 ┊ 热门度338


2015年7月份,我因执行任务在乌鲁木齐转机。结果因为飞机晚点,需要在乌市待上一天,闲来无事,便跟团到乌市南郊的乌拉斯台空中草原进行了一次短暂的旅行。7月的乌拉斯台空中草原风景如画。蓝天,白云,远处的毡房与成群的牛羊相映成趣,让人如在梦中。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遇见了一个小名叫阿丑的女人,她刚刚从美国学成归来。当然,遇见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给我讲述了她父母的故事——一个充满悲伤的爱情故事……

他虽然一表人才,但在上个世纪某一个特殊的年代里,富农是找不到媳妇的。他家,就是富农。虽然他们家只比邻居家里多一盘石磨。但邻居家却是贫农,这个世界在很多时候就是这么的荒诞。
母亲已然不在人世,久历人事的父亲已经隐隐感觉到,这盘石磨会给他们家带来不幸,虽然彼时他并不知道“不幸”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所以,父亲连夜找人带着大铁锤和铁棍将石磨砸了个稀巴烂。
第二天,父亲去找村支书,告诉对方石磨的事,恳请村支书重新划分成分,将他们家定为贫农。村支书把眼一瞪,大声呵斥道,煮熟的鸡蛋还能变生吗?滚!
果然,不幸接踵而来,先是一表人才的他上街的时候,村子里的小孩子们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大声骂着黑五类。刚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反驳几句,可是被村子里的干部训斥过几次之后便不再回击。是的,黑五类哪里有什么反抗的权利?
然后,村子里的小孩子们觉得单纯的骂不过瘾,便往他和他父亲的身上扔树枝子,小石头,最后干脆用树叶包起狗屎往父子两个人身上扔。两个人谁也不反抗,不敢反抗。因为他们还要定期去参加村子里组织的批斗会,如果你平时反抗的话,这些小孩子们的家长便会在开批斗会的时候,用更大的树叶包更多的屎往父子两个人的身上扔,边扔边笑。
  这些都不要紧,最最要紧的是他年龄越来越大,媒婆却连他们的门都没有登过,不敢登。虽然,他长的浓眉大眼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是个壮劳力……但一切的一切都逾越不了那道成分的红线。父亲偷着给媒婆送白面送白砂糖送能送的一切东西,但媒婆子们都一脸笑意的拒绝了。

某一天,父亲带着他来到家的坟地,指着地里的一个个坟头说,这个是你爷爷,那个是你爷爷的爷爷……父亲说着说着就哭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哭。即使被扔的满脸都是狗屎的时候,父亲也没有哭,可是现在父亲却哭了。父亲的哭声幽远悲凉,好像发自幽远的地底,然后飘过薄凉的人间,又慢慢的滑向云霄。
父亲边哭边对他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我早就去死了。可是现在我不能死啊,我死了,谁还给你娶媳妇。在农村,儿子长大成人的标志便是父亲给儿子娶下一房媳妇。给儿子娶媳妇是每一个父亲的宿命。
我死了,还有你可以上坟,可是等将来你死了,谁给咱们家上坟啊,咱们家的坟岂不成了绝户坟?父亲接着说道。父亲说话的时候,不看他只看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个坟头。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奈,甚至是苍凉。
爹,你放心吧,我肯定会给你娶下一个儿媳妇的,你放心吧……他的话说了一半,便没有了底气。也许他不知道年少轻狂,但他却已经知道了世道人心。
他终于还是有了一房媳妇。
那是从坟上回来不久之后的一天,父亲从外面回来带着一脸的欣喜。跟着父亲身后的是一个体壮如牛膀大腰圆的“男人”——他的媳妇。
虽然他知道自己是富农家里的孩子,找个媳妇近乎奢望,他甚至也打算一辈子干靠下去。但也不至于找个“男人”当媳妇吧,毕竟自己是一表人才,毕竟还需要一张脸在这个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一天的村子里活下去。
“男人”比他还高半头,眼睛难看,因为一大一小。鼻子难看,因为鼻子头是红的。嘴巴难看,因为有两颗龅牙露在外面。两条眉毛拧成一疙瘩,左右脸不对称,头发板结,脖子里的垢甲似乎用手一扣就能掉下来……
但他只能一句话也不说,因为边上的父亲满脸的喜气。他不能让父亲难过。生活的磨难使他过早的成熟。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婚礼很简单——只有三个人参加:父亲,儿子和儿媳。父亲给儿媳的新婚礼物是一个崭新的塑料桶和一根红头绳。前者是从井上往家里提水用的,后者是打扮新娘子的。

新婚之夜,两个人远远的坐着谁也不说一句话。到了后半夜,可能是“男人”熬不住了,便和衣倒在床上睡着了。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朦胧间似乎有一只手在他的胯下轻轻的摸索着,他一惊,猛然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躺到了床上。难道是自己睡着了,“男人”把他抱上床的?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
他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怒道,你要干什么,你个臭男人!
黑暗里他看不清楚他的脸——他宁愿看不清。“男人”还没有答话,他的大脑里便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验证一下,看看此刻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的怪物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对,要验证一下,他想到这里,便伸手直奔“男人”的脐下三寸……
“男人”是一个女人,是一个真真切切的女人,原始的欲望让他把理智美丑这些东西都抛在了脑后。狂风暴雨之后,他才又想起她的不堪她的丑。他真想一脚把她从床上踹下去,他在心里骂自己没有出息,怎么控制不住自己?但他却也在心里不再称呼她为“男人”。
种子很健康,土地很肥沃,几个月之后,她就出怀了。父亲却死了。是的,他早就该死了,他的身体早已经垮掉了,撑着他的只有一口气——给儿子找个媳妇,现在不但儿媳有了,连孙子(孙女)都有了,他该满足了,上天已经很眷顾他了。父亲死的时候,头发上带着刚刚被批斗完留下来的狗屎,脸上却挂着笑意。父亲走的很安祥。

她对他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他的一表人才,也许是因为自己外表的丑陋造成的自卑,反正她对他就是好。只要她在,她决不让他干活,无论是家务活还是农活,她一个人全包了。
她不但脑子活学东西快,而且力气还大,包产到户之后,她一个人扛起两麻袋粮食像玩耍一样颠儿颠儿的沿着梯子便走上了房顶。
日子一天天这样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对她心生怜爱。也许是女儿喊第一声爸的时候,也许是看着她额头那晶莹的汗珠一滴滴滴落的时候,也许是……反正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觉得她非但不丑了,而且还有了一种特别的美。那是一种健康的美,一种包容的美。
他和她从来没有分开过,唯一的一次是她去集上卖猪仔儿,他在家里度日如年如坐针毡,像个被妈妈丢弃的孩子一样没着没落。她回来之后,他把自己的感受讲给她听。自此以后,她无论去哪里都会让他跟着一起去……
他和她从来没有吵过架,哪怕脸红一次也没有,并不是因为他的脾气好,而是因为她的脾气好。往往是他怒了,而她却笑了。她的笑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可以化天地万物于无形,更别说他那一点点小情绪了。他发现了一件事——他已经离不开她了。他不知道饭怎么做,他不知道煤气怎么开关,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洗脚的时候到底兑多少热水。他不知道地怎么犁,他不知道场怎么扬,他不知道红薯苗怎么培植,他不知道去粜米的时候怎么跟粮库讨价还价……
他问过她好几次,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她都笑笑不回答。
她不是不想回答,而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句话,她就是想对他好。
他和她很少管女儿,但女儿却很争气,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异。并且顺利考上了大学,年年都拿奖学金。他们的漂亮女儿有一个特别的名字——阿丑。这是村子里的传统——名贱人贵。
女儿去了外地上大学,家里又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他和她再没有生儿育女,不是不想,而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任他的种子再健康,任她的土地再肥沃,她的肚子再没有鼓起来过。他却已经不再生气,因为有她就足够了。
他带着她去祖坟上,对着父亲的坟包说,爹,村子里的规矩变了,以前不允许女娃上坟,现在可以了。我们两口子打算将来给阿丑找一个倒插门女婿……放心吧,咱们家的坟不会绝户。说完这些话,他和她相视而笑。

回到家,她还像以前一样,爱他像爱一个孩子。她给他洗脚,洗澡的时候给她搓背,他们聊起新婚之夜的事,那时的尴尬却变成了现在的笑话。是啊,时间能改变一切。哪怕是当初看似牢不可破的东西,在时间的洪流下,也往往只是一个笑话,甚至连笑话都不是。
对他来说,她却好像一个谜,她的家在哪里?家里都有什么人?他曾经问过父亲,父亲却什么也不说。现在问她,她也不说。他佯怒,她就笑了。于是,他不便再问。
后来,村子里兴起了基督教建起了教堂,他虽然不信,但他却从牧师那里知道了一个词——天使。牧师告诉他说,天使是不死的,是幸福和安祥的代名词。那一刻,终于明白了她就是他的天使,是上天派来爱他的。
他兴冲冲的回到家里,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关于天使的事。她却莫名其妙的生起气来。她对他说,从今天起,你得学会自己做饭,自己下地,自己培育红薯苗,自己粜粮食……她这么说的时候,他象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都是她宠的。说到底,男人终归都是一个孩子。
她说了,他不敢不做。年纪一大把了,他开始学着自己做饭,自己种地,自己蒸馒头……当然,这个时候村子已经有卖馒头的了。但她还是要求他要学会自己做,万一有一天不想吃馒头机里面做出来的馒头了怎么办?
在她的督促下,他学的很快。不到两个月,各种活计便能做的有模有样的了。
在美国留学的女儿回来了,是她给叫回来的。她当着女儿和他的面拿出了一张诊断证明,那上面写着胃癌晚期。
我不能再对你好了,我得走了,她说的很平静。他却哭得像个傻逼,他的哭声幽远悲凉,好像发自幽远的地底,然后飘过薄凉的人间,又慢慢的滑向云霄。
女儿很懂事,说,爸,你别哭了,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比妈妈照顾的还好。
他说,是吗?
不久以后的一个清晨,她走了。她坚持不去医院,他听她的,他一直都听她的。临走前,她对他说,她是一个弃儿。被人捡了去,一直在猪圈里长大。她对他说,能爱他,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她对他说了很多很多……
他微笑着听着,他知道她喜欢他微笑。他总得用这微笑告诉她,即使她走了,他依然会过的很好。他安慰她说,没事,我都学会蒸馒头了……他们在一起几十年了,这是他第一次为她着想。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晚,他对女儿说,他想一个人陪她。让女儿到隔壁屋里去,明天早上来换他。
清晨,当教堂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天使降临人间,它带走了她。当然,还有他。
  因为,他对天使说,没有她,他一秒也活不下去。
 


注:一个充满悲伤的爱情故事由心语酒吧小编早安少女编辑整理,来源于网络。本心语杂谈-一个充满悲伤的爱情故事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整理,对你带来的烦扰请谅解,谢谢您的关注。
喜欢这篇心语文章就顶一下,我们会继续发布这类的心灵文章!!您的反馈信息对我们很重要!!!
  
0  0  评论(0)
语友,想说点什么吗? 还可以输入200个字
验证:  
注册
登录
 对于心语杂谈-一个充满悲伤的爱情故事的最新评论

空的楼层!等你入住!

更多心语心灵鸡汤

浮躁年代,属于你的时光在哪里?
女人啪啪前必看(男士不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