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酒吧您的心语
首页 早安心语 晚安心语 影视心语 节日心语 生日心语 感情心语 分手心语 唯美心语 励志心语 鲜花心语 教育心语 心语杂谈

七个故事

时间:2017-06-18 ┊ 编辑:老五在线投稿邮箱投稿   
关键词:随笔 ┊ 热门度444

第一个
林木是在医院找到徐淼的。
  林木找到徐淼的时候,徐淼正躺在医院的白病床上沉睡。徐淼比之前憔悴了,长发随意的凌乱,嘴唇干枯缺水有些小裂口,双眉在睡梦中也微微的轻皱,双手没有安全感的环抱住自己,整个人卷缩在医院算小的病床上,却只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显的更加瘦小。
  林木就这样站在门口,手不自觉的死掐在门把上,失神的看着在病床上的徐淼,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一波一波的袭来,袭到林木的眼睛里,有些生疼,袭到林木的心里,有些钝疼。
  在林木的心里,徐淼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徐淼应该是穿着一双运动鞋,跑一千米也能活蹦乱跳的,应该是扬着千年不变笑容死皮赖脸的,应该是穿着高跟鞋从早上逛到下午还精力十足的。总之,徐淼可以是阳光的,赖皮的,又或是不要脸的,但千万不是这个样子的,苍白,虚弱,憔悴,让人感觉就好像是泡沫,只需要轻轻一碰,便消失了一般。
  “嗯……”。不知站了多久,林木被徐淼虚弱微小的痛啍声拉回现实,徐木缓慢沉重的走向病床,用床头的棉签微微沾水,仔细慢慢的沾湿徐淼的双唇。
  徐淼感觉到双唇的湿意,喉咙干燥冒火的她本能的张口去汲取水分的存在,却没有接收到任何水的存在,反而因为直接吸入突如其来的空气而引起巨烈的咳嗽。
  林木急忙的放下棉签去帮徐淼拍背顺气,手顺到徐淼后背上时却止不住的鼻子一酸,手下单薄的背脊就这么突兀的硌在人的手心里,徐淼一直瘦,但却也不是这种瘦法,这种瘦得让人心疼的瘦。
  咳嗽让好不容易进入浅眠的徐淼醒来,脑子还有些不清醒的自己慢慢坐靠起来,呆愣几秒之后才发现身边有人,猛然的抬头看向林木。期待,惊讶,惊喜,一切代表着兴奋惊讶的情绪在心中波澜起伏,狂风巨浪,却最终如沸腾的热水一般在一瞬间被灌入大量冰冷的凉水,偃旗息鼓。
  想要挣脱出口的千言万语被勒住缰绳,而出口的只有一句平淡听不出情绪,沙哑的话语。“谢谢你能来看我”。
  一句谢谢堵得林木哑口无言,愣在了原地。徐淼的谢谢,相处这么些年,林木可是第一次听见,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的听见,却让林木感觉心里泛酸。
  徐淼是什么人,熟识徐淼的林木很清楚知道徐淼这人是典型的“城墙脸”,说话基本算假,没带雨伞求一起,假;没吃晚饭求喂养,假;没带钥匙求收留,假。行为基本算硬来,不一起?好,拖着不放。不喂养?好,无所不用。不收留?好,一路尾随。
  只在瞬息,被徐淼“尽心尽力(wan ban zhe mo)”锻炼出惊人应变力的林木就很好的拉回神智了,看着在病床上冷漠的徐淼硬生生的止住了冲上鼻头的酸意,对着徐淼笑了笑,伸出手去专注的替徐淼顺凌乱的长发。
  “嘿,我是三棵木”。带有哽咽而又坚定的声音从林木口中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就在话音消失的刹那,徐淼的眼泪划出眼眶,落在纯白色的病床上,被棉被一点一点吸收,只留下浅浅的印记。
  自从名为徐淼的生物在向林木告白,并且宣告并实现“悉心相伴”之后。林木的生活就发生了“喜闻乐见”的变化,就如同一辆正常行驶的轿车,突然发现刹车坏了般,不受控制的冲向未知的目的地。具体表现为,一系列,一,系列的惨不忍睹。
  出门遇不见公交,走路高跟鞋坏掉,吃饭嗑到小石子,文件“自杀”消失,回家开门钥匙还不见了。一件两件林木还能自我安慰一切都是巧合,但终于在林木“成功”的住进医院之后,林木的自我安慰模式已经彻底崩溃。
  “你说你的“悉心照料”带给我的到底是什么”?!忍无可忍的林木终于暴躁的吼问向旁边的人。
  \"淼,三滴水,木,三棵木,水养木哦\"。毫无自知的徐淼在病床旁边削水果边嬉皮笑脸拖长尾音的回答出这个问题,还一脸你捡大便宜的表情看着徐淼。
  水养木,木,亦养水。
  灿烂的阳光从医院窗帘的间隙透进,斑驳陆离的投射出金色的光影,打在正在顺毛与被顺毛的两人身上,岁月静好。
  那些不为人知的努力,那些浸满汗水与泪水的心酸,总有一天会在一个让人心喜的未知时间里,“砰”的一声炸开,开出灿烂绚丽的花儿。便如同,在黎明来临之前,你总要承受时光的黑暗。
  一瞬之间,徐淼很难过。难过花儿在灿烂绚丽之后等来的便是落败的凋零,难过好不容易等来灿烂黎明之后却是转瞬间的乌云密布。
  徐淼的难过,难过得让林木手足无措。这不是林木第一次见徐淼难过,却是第一次见徐淼这么难过。徐淼的难过有很多种,有被自己拒绝的时候大声嚷嚷的我好难过,有受伤时抽抽搭搭的求安慰式的难过,有“奸计”未成时失望于表的难过。
  林木看过徐淼的这么多种难过,却唯独从来没有看见过徐淼的这种难过。如同小兽般的无力抗争之后的绝望于心,如同鱼儿般被捕捉入网之后的拼死挣扎。绝望于心拼死挣扎,但却没有任何声响,没有声嘶力竭,没有激烈不已,徐淼就只是这样沉默的难过,难过,如是而已。
  没有声音,只有画面,如同一部没有开音量的电影。这一刻让林木也跟着难过起来,林木难过的是这一刻自己像一个被隔绝的旁观者观众,被徐淼打上了拒绝入内的印记。
  我们都以为我们是在自己的轨道独自行走,然而,其实在不可追溯的时间里,轨道早就已经相遇。
  徐志摩曾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被爱,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相遇。
  这句话是徐志摩曾说的,却也是林木现说的。
  林木说这句话时正在给徐淼修指甲,林木给徐淼修指甲之前,先打了一盆温水将徐淼的手浸泡在中,用水轻抚其上,缓慢的按摩着徐淼连日来不堪负重的手部血管,看着眼前因输液过多而产生的淤青,林木觉得格外的刺眼。
  徐淼看见林木的眼神在淤青的停留许久,有些难受别扭的用另一只手手去遮挡道:“别看了,怪丑的”。身体最明白爱情,因为一个人不经意的动作,话语,甚至只是一个眼神,就心跳,就拘束,就不知所措,就嘴唇发干无所适从。正如现在,徐淼只因为林木的一个眼神,就自卑难过,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当然的将自己放在了最卑微的位置。
  林木轻轻的的将徐淼遮挡的手拨开,两只手将徐淼的手捧在自己手中,不顾满手未干的水痕,嘴唇便要缓缓印下去。
  “别,不值”。徐淼连忙出声阻栏。徐淼有些被吓到,又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心中蔓延的心酸与无奈,不值,真的不值,林木还有大好时光,而自己却已是一片布满阴霾的黑色未知。
  林木抬头对徐淼笑了一笑,倾尽温暖,安抚的拍了一下徐淼的手,抬头望进徐淼的眼眸里,一字一句的缓慢而又庄严严肃宣誓般的说。
  “徐志摩曾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被爱,只求在最美的年华里,相遇”。
  “这句话是徐志摩说的,但现在是林木在说,林木,她有三棵木呐”。林木有三棵木,你有三滴水,木会好好的涵养着水的。
  “徐淼,让我照顾你”。
  林木边说边缓缓的将吻印在了徐淼的指尖,已经近乎直白的表白与不要脸的亲吻已经毫尽了林木的勇气,林木有些害羞了,所以说完告白低吻之后便一直低头停留在徐淼的指尖,不敢抬头,期待而又担心的等待着答案。
  “不”。徐淼干脆直接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
  时间在霎那间的静止,林木的心脏快速而又剧烈的跳动在嗓子眼。
  似乎就要在瞬间,林木便要失去强撑的气力。幸而,“不”字的巨大灾难后面是巨大的惊喜。
  “不”。
  “我不要你照顾我”。
  “我要我们在一起”。
  低头浅吻不敢抬头的林木没有看见眼眶红了的徐淼,她没有看见,所以她并不知道徐淼眼里都写了什么。她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所以她会沉浸在这一秒的惊喜与徐淼主动的拥抱中,开心得忘记了一切。
  如果可以爱,那么就再爱一些,如果还可以拥抱,那么就让拥抱再久一些。
  就让一切都静好吧。
  徐淼不敢再耽误,毕竟,毕竟她已没有时间可耽误。

 

  林木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傲娇的人,挑了一下眼,微微低下头来问:“那是牛奶糖好还是巧克力好呢”?
  “巧克力”!听见想要答案的徐淼,急不可奈的转过头来。
  却,“啪”!
  林木修长的手指从徐淼头上移开,淡然的将药递了过去,满意的看着接药那人不愿意气鼓鼓却又乖乖听话的表情。
  徐淼揉了揉头,气鼓鼓的接药过去和水一口吞下,药在口腔短暂停留,而后就让徐淼拉长了脸。口腔里苦涩的气味让徐淼想要去卖萌打滚求安慰,但是刚才才被欺负,现在就去求安慰似乎输了一样,所以只能自己气鼓鼓的闷头不语。
  “笨蛋”。两句责怪的字语却带尽了宠溺。林木倾身下去,吻住徐淼,给她发了一块甜甜的糖。
  温软相触,彼此的气息喷散在彼此的肌肤上,周围的气氛慢慢的暧昧萦绕,让林木和徐淼都相信,这样亲吻,可以亲吻一辈子下去。
  即使,在医院的缴费单如雪花般飘来时。
  徐淼近几日很是别扭,虽然掩藏得十分得好,依旧是卖萌打滚加傲娇,但是林木还是能够感觉到有些微妙的东西,当林木给徐淼收拾床被时,看见压在厚厚棉花下的单子时,终于明白了。
  照例的喂徐淼吃完饭之后,林木收拾完碗筷放在一旁,起身给徐淼拿外套,例循的“放风”散步时间。
  午后的太阳还未落山,斜挂在天空一边,阳光的温度尚有余温,阳光不会如中午般太过炙热,亦不会如早晨般的太过清冷,这时候的病人都三三两两的出来,林木和徐淼也不例外。
  林木和徐淼懒洋洋的坐在草地旁的长椅上,林木靠着长椅,徐淼靠着林木,阳光轻撒在她们身上为她们度上金色的温暖轻纱。
  林木伸手将徐淼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静静的摩挲着,发问:“徐淼,你觉得爱是什么”?
  徐淼听见问题有些来了精神,♪诧异的打趣林木怎么突然有了小女生心思,这些问题不一向是自己问的么。打趣回答说:“真笨,喜欢,就是把花摘下来,爱呢,就是把花养起来了”。
  “啪”!
  头又被林木“照顾”的徐淼委屈的看着林木,用尽全身力量的用眼神表达出可怜,委屈,不满,以及要安抚,最好的就是发一块甜甜的糖来安抚。
  卖萌许久不见反应的徐淼终于放弃了,看着林木依旧认真的眼神,也低头思考起这个问题来,思考许久之后,慢慢抬起头来说:“爱么,大概就是竭尽全力为对方留一步退路,即使或许对方不需要”。
  林木笑了,徐淼知道这个回答是对了,赶紧闭眼娇羞状嘟嘴等待,等待些许,唇上终于传来触感,但却不是温软的,而是有些冰凉的硬卡片般,徐淼心里有些不安,有些疑问的睁开了眼,一眼便看见了在眼前的存折。
  果然,林木还是知道了。
  “怎么?这是要上缴工资了?林木你真坏,我不要不要,我收了我就是小……”。
  岂图混过去的徐淼努力的想插科打诨过去,却……。
  “啪”。
  徐淼的头又一次被林木温软“照顾”,这次更有理由让徐淼来胡搅蛮缠了:“林木,你欺负我,你是坏人,你刚才“设计陷害我”,岂图夺去我的“地位”,现在你又欺负我,不跟你玩了,我要回去”。
  马上得逞的人,迫不及待的要起来回病房去,却又被林木的话拉了下来。
  “徐淼,我想欺负你一辈子”。
  “徐淼,你说你觉得委屈,但是我也觉得委屈”。
  “你说爱是竭尽全力的为对方去留一步退路,我相信”。
  “我相信,钱是永远不够的,但是我也相信两个相爱的人没有钱不会过不下去”。
  一大串的连珠语炮让徐淼无可奈何的坐回长椅,无奈的问“怎么认识你怎么久,不知道你比我还能赖,我的高冷御姐哪去了,还给我,高冷御姐,你怎么成了这样”。
  看见明显动摇的徐淼,林木将存折递了过去,给出来了致命一击:“因为我爱你”。
  徐淼血值一百,林木的致命一击攻击力为一千。 K.O,徐淼完败。
  徐淼接过存折,无奈也光明正大的靠在林木身上,“你这样,让我怎么还你”。
  “那就给我留一步退路咯”。林木调整姿势让徐淼靠好靠舒适,将自己的手放进徐淼的手中,十指紧扣,回答道。给我留一步,让我可以一直继续的照顾你。
  “嗯,我……”。
  “诶,你看夕阳”!
  徐淼的话被雀跃的林木打断,两人怀抱着静静的看着都市里难得一见景象,周围的人也都沉浸在美好的天空景色当中。
  所以,所以并没有人看见背对着林木的徐淼满脸是泪,怀抱着徐淼的林木没有看见,周围沉浸于景的人也没有看见。
  天空云雾盘踞,晚霞斑斓。橘红色的晚霞布满天空,太阳的四周出现耀眼的模糊线,天空似如大海,太阳似如游鱼,游鱼慢慢的跃进大海,留下金色的翻滚鱼鳞云。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你最奇葩的分手理由是什么?
  她在电脑前看完所有回答之后,大笑着打下回答。
  因为她说我们还有明天。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细水长流。或许正是因为那不确定的未知,所以才会更加懂得珍惜。不需要那么多的轰轰烈烈,只需要岁月安慰。
  每天林木会在家里给徐淼做好饭菜,用保温壶带到医院来。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收拾,吃完饭之后再去例偱的散步,嬉闹。在一起,那便好好的一起,无论在哪里,医院只是一个住所。偶尔一起在病房里用网络看看电影,爱美的讨论最新的衣服鞋子,八卦的说说身边的谁和谁又在了一起,又或是什么都不用说的,静静的靠在一起,感受彼此的存在。
  不需要躲藏,也不需要张扬的拥抱,亲吻。 一起都很好,只是,除了流窜的风言风语,除了好奇或是歧视的围观,除了越来越大的金钱压力,与越来越虚弱身体。
  让我们把世界抛弃,尽情去相爱。
  你说你喜欢和我在一起,那么我就一定会和你细水长流。这是徐淼在例循治疗后一脸虚弱却十分笃定告诉林木的。
  似乎是因为这句话,又似乎是上天听见了每日的祷告。
  一夜之间,徐淼慢慢开始好起来了。脸色不再是那么苍白,身体不再是那么虚弱,食量慢慢开始变大,身体也日渐丰润。
  “等出院之后,我们就去旅游好么,去古镇,又或许是去西藏好么,都说那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晚饭过后,例循的散步,照例的长椅,不同的是满脸真心的喜悦与憧憬,不同的是已经可以自己跑跳的徐淼。林木搂着徐淼描绘着未来,看着隔壁草地上感冒住院却又依旧顽皮的孩子,林木接着张口说:“以后,我们还可以收养一个孩子,可以带孩子一起去游古镇,游……”。
  “不,我要带孩子去环游海洋”。徐淼的反调。
  林木勾了勾唇,明了的搂紧身旁的人,长指准备好,就要打上去。
  却,突然被已经“敏捷”的徐淼拦下。
    “我没有开玩笑,我们要去环游海洋”。
  林木有些愣了,心里莫名有些发怔,随即好笑的点头。“好,我们去……”。
  “是我们,我和孩子,我的孩子”。林木的话未说完,便被徐淼打断了。  
  “林木,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你有苦……\"。林木的询问还在口中,就被徐淼抢白。
  “林木,这不是电视剧,没有苦衷,把这些都忘了吧,我们还有未来,还有各种的生活,我们,不是没有明天”。
  多么可笑,却又无法反驳的理由。因为我们没有未来,所以我们可以尽情去爱,因为我们有明天,所以我们不能再相爱。
  “我们不要联系了吧”?带有疑问,却通知意味十足的话语。徐淼倾身下去吻住了林木,这是第一次看似开朗外向却害羞十分的徐淼亲吻林木,竭尽缠绵,倾尽悱恻,但是说出口的却是直插林木心口的冷刃。
  只在呼吸之间,林木用力的推开徐淼,毫不犹豫的甩了徐淼一个耳光。
  “啪”!
  “我们分手了”。林木站了起来,将所有的温柔都收之隐藏,漠然的说出徐淼想要的答案,转身,没有犹豫的走开,越行越远。
  患者呈昏迷状态,血压测不到,心率90次/分。
  心率70/分。
  心率60/分。
  手术室内,医生正在忙手忙脚的检查患者体征,一边检查一边听着旁边的人报出数值。“准备……”。
  医生的话未说完,突然,护士急迫的语气传来。
  心率40。
  心率20。
  心率……
  看着眼前太过明亮的无影灯,徐淼的意识慢慢模糊,最后甚至出现幻像,徐淼的眼前出现了林木的影子。
  徐淼虚弱费力的抬起手去想要触碰眼前的人,一点一点“林……,林木,这,这样,真好,你,你永远,不,不会知道……,这样,真好”。
  心率停止。
  随着护士与徐淼的最后一个话音落下,徐淼的手终于触碰到了林木的虚影,却马上瞬间的,再没有力量支撑的,穿过虚空落下,以后,再没有抬起来。
  徐淼庆幸林木永远不会知道,生活真的不是电视剧,哪有什么一夜转好,不过是回光返照。
  徐淼庆幸林木永远不会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打算离开,只不过是希望林木可以忘怀。
  徐淼庆幸林木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已永远离开。
  徐淼庆幸无数个林木永远不会知道,却不知道,林木亦庆幸徐淼永远不会知道。
  林木庆幸徐淼永远不会知道,就在那个午后,林木没有看见徐淼流泪的眼,却感受到了徐淼滴下的泪。
  林木庆幸徐淼永远不会知道,就在每个夜晚,装睡的林木读懂了徐淼的每个叹息。 
  林木庆幸徐淼永远不会知道,就在那个分手的转身,那些毫不犹豫,那些慌乱,只不过是怕自己坚强不了,怕会忍不住的痛哭。
  林木庆幸徐淼永远不会知道,就在手术室的一墙之隔,林木在外面,毫无形象可言的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抱住双膝,躲在墙脚,无声痛哭。
  徐淼永远不会知道林木怎么会知道。
  因为爱,怎么会有迟钝。
故事一完。。。


注:七个故事由心语酒吧小编老五编辑整理,来源于网络。本心语杂谈-七个故事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整理,对你带来的烦扰请谅解,谢谢您的关注。
喜欢这篇心语文章就顶一下,我们会继续发布这类的心灵文章!!您的反馈信息对我们很重要!!!
  
0  0  评论(0)
语友,想说点什么吗? 还可以输入200个字
验证:  
注册
登录
 对于心语杂谈-七个故事的最新评论

空的楼层!等你入住!

更多心语心灵鸡汤

在孤独的世界里快乐地活着
父亲节心语-父爱如海深沉而宽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