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酒吧您的心语
首页 早安心语 晚安心语 影视心语 节日心语 生日心语 感情心语 分手心语 唯美心语 励志心语 鲜花心语 教育心语 心语杂谈

我曾经暗恋过一个男生,相识12年,讲了4句话……

时间:2017-07-04 ┊ 编辑:甜心教练在线投稿邮箱投稿   
关键词:随笔 ┊ 热门度439

文 | 消夏

算了,点支烟……慢慢说

 

写这篇文是因为,最近看了饶雪漫的新电影《秘果》,老夫的少女心被里面的帅气男主给勾起来了。尴尬的是,那个幻想女主就是自己的年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所以,这无处安放的少女心呐,得找个地方补一下。

叫你别刷手机了,先看看旁边,忙了一天,洗完澡躺上床的你,身边是老公、男朋友、闺蜜还是猫猫狗狗,OR 洋娃娃啊?

whatever~ 反正一定不会是你当初暗恋过的那个人。(如果是,当我没说。)

毕竟,大多数人都没有那么幸运。在对的时间里,你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你。即便如此,梁静茹可能也没有给你们那股子勇气,说出那句心里想了一百遍,嘴巴就是死活也吐不出来的话,你们便就此错过了……(如果刚好是,也当我没说。)

但,如今的你已然明白,那又如何。谁还没年轻过?


 1 . “四句话”先生

「 我曾经暗恋过一个男生,算一下,和他同班4年,相识12年!但我们加起来只讲了4句话!而且最长的一句只有9个字!还没有我们认识的年数长。。。」

“四句话先生”就是小时候大家非常葱白的那种男生,很聪明,很多老师都很喜欢他。长着一张讨喜的脸,在背书,抄笔记,做作业上都是班里最快的。甚至,当时流行养蚕宝宝玩,他养的蚕宝宝,都愣是比其他人的要大。

小学四年级,学校分班,“四句话先生”插到我们班。

开学几天后,我去学校报道时,教室里已经没有空位了。于是,班主任让我在第一组的一排和两个男生挤一挤。当时全班都大笑,稚嫩的大家已经开始有了男女之别的觉悟。而这两个男生中的一个,便是“四句话先生”。

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的呢?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言一行都会吸引我的目光?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已经悄然埋下一颗暗恋的种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只是,记忆中,我和他第一次讲话,是在某个夏天。

一片绿意盎然的田园里,一个身穿蓝色短袖的男生,突然问不远处的我:“凌泽,前面还有豌豆没?”看到是他,心里如同几只小鹿在打架,没规则地乱跳,脸也莫名其妙烧起来。好在,我竟没有像别的小女孩般结巴,从容的说了句:“好像没有。”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的讲话。

他是一个很爱玩的人,然而一直在玩的同时,他的成绩却依旧排在前五名内。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五六年级的我,开始有着淡淡地,别人不知道的欢喜。每天很期待去学校,虽然从没和他说过话。每天可以看到他,心里都会有一丝小甜蜜。藏着这样一个小心思的我,从来不敢在人前显现。

生日子就这样很平淡的度过,平淡得让我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在偷偷喜欢着这个人。

 2 . 第一次主动跟他讲话,心情复杂

升初中时,心里很害怕,害怕我们不在同一个班级。

记得当时去学校看分班名单的那阵紧张感。先在二班的名单里,找到了他的名字。然后连忙在那张名单上找自己的名字,特别害怕……终于再同一张名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时,我不自觉地笑了,心里的雀跃已经扩展到脸上了。

我喜滋滋地想:我们很有缘呢,又分到同一个班了。空气中都是粉色的香味~

上初中后,喜欢的那种情绪,像线团一样,越滚越大。即便如此,也依然要把那种情绪压在心底最深处,不让它显现。

而老天好像又帮了我,安排值日时,我和他不仅是同一天,而且还负责同一个区域。所以,初一那年,是我最心甘情愿“劳动”的一年,甚至每次还会期待周三的到来。

我们讲的第二句话,便是在某次周三的下午。不知道他是不是忘记值日时间了,那天,他并没有主动去打扫。于是,我拿着扫把,带着一阵乱跳的心,鼓足了勇气,对着正和一群男生笑闹的他说:“喂!聂希,该你扫地了!”

他脸色立马变了,“哦”了一声,然后不太高兴地去拿扫把,和我一起去扫地。

当时,我感觉自己拿扫把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既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我终于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叫了他的名字,还正大光明的和他讲话了。难过的是,我好像惹他不高兴了,想着,他会不会讨厌我呢?

那天晚上,心情复杂。

 3 . 没法正常对话,会心跳加速

初一下半年,班上流行玩抓石子的游戏。上晚自习前,我没有回家吃饭,在学校跟同学抓石子儿。

 

玩得正高兴,聂希不知为什么,突然跑过来抓走了我们的石子,当时我就懵逼了,然后就是心跳加速。随即,我也只能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表情,我抓起剩下的石子,作势就要扔向他。他吓得往后一跳,转身就跑了。看这情形,我又懵了,不知道是追,还是不追呢。

过后,在教室看见他在座位上和同学讲话时,我再次鼓足勇气问他:“喂,你干嘛拿我东西?”

我想,当时我的耳根一定红透了,心里更是忐忑不安。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石子给我说:“给你给你。”

于是,我拿着石子儿就走了,不敢有片刻停留。

这是我们第三次对话,也是最莫名其妙的一次对话。

初二,我转校了。学校离家很远,我开始了住宿生活。在那所学校,我又认识了新的同学,奇怪的是,我几乎没有再想起聂希。

 4 . 眼不见,心不烦

初二下半年分班,我被分到二班。二班有个男生,叫易岩,是个极其幽默又聪明的男生。我们俩属于,不打不相识。

刚到二班时,我就被他和他的一帮兄弟找茬。当时的我,已经不再是一个羞羞答答的女孩,开始有女汉纸的潜质了。他们来找茬,我就杠上了,吵架吵得差点没打起来。

我记得易岩当时对我说了句:“要不是看在你是女生,我早就揍死你了”。

后来,易岩说,第一次见我时,像个男孩子,拽得要命,所以想挫挫我的锐气。

再后来,我竟然和他们混成了哥们儿。

转折大概发生在换座位那次吧,讨厌的易岩竟然换到我前面了,正要抗议时,他突然反过身来问我:“你和刘瑾是什么关系啊?”

问得我云里雾里,心想,我和你兄弟能有什么关系啊?要说关系的话,那就是仇人了吧!当然,我是不可能这样说的,只是冷冷地回了句:“没关系。”

他倒不恼地说:“你们不是亲戚么?”我听了更惊讶:“我和刘瑾打哪儿来的亲戚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他笑着说:“别装了,我都知道。”

我白了他一眼,胡言乱语。他看我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便把刘瑾叫过来与我对峙。刘瑾过来后说:“凌泽,你认不认识刘晗?”

我一听,“咦,这不是我表妹么?”

我很惊讶的看着刘瑾,最后才知道,原来我小姨夫就是他五叔,小表妹满一周岁时,我去过他们家。于是,我和刘瑾就成了莫名其妙的亲戚了。我说,这是扯来的亲戚。

不过,从那时起,他们再也没找过我的茬,还一起聊得特开心。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我喜欢上了易岩。

大概是有一天放学,和他一起走回家时,跟他一起聊天。当时,我认为我是喜欢他的,但,每次面对他,和他讲话时,却从来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初二和初三,在我自以为喜欢易岩的日子里,我把聂希埋在心底的一个角落。那一年半的时间,聂希这个名字被时光的尘埃覆盖,让我远离了那种丝丝甜蜜,却又微微苦涩的日子。

 5 . 久别重逢,却已物是人非

初三下半年,爸爸又把我转回了原来的学校,我又再次回到了,那个有着暗恋对象的学校。

我被安排在初三一班,班上的熟悉面孔并不多,环顾一周,也没有聂希的面孔。

当时,我以为他已经不再能牵动我的情绪了。

但,某一天我去洗手间洗手,再次碰到他时。心里由如龙卷风过境一般,那个被尘埃淹没的名字,一下子被风吹开,就这么突兀地摆在面前。又如万丈黄沙中的一粒金子,闪着耀眼的光芒,刺激大脑的每一根神经,让人脑袋发懵,带着微微的晕眩。

我使劲抑制住自己,假装不动声色地和朋友说说笑笑的洗手。回到教室,心里突然涌出很多,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的滋味。忽然明白,自己还喜欢他的。但这种喜欢,除了给我莫名增添苦恼,也只剩下无可奈何了。我暗暗告诫自己,不能这样,也不能对任何人讲。

后来我才知道,他复读了初二,和街上的一帮人混在一起,学习也扔在一边。听完这些,我心里很不好受,有失望,也有遗憾。

没想到,只一年半的时间,他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以前的那个聂希,已经没了。他已经不再是,我心里的那个人了。

但,即使这样,我每天还是会准时去洗手间洗手,还是会很准时地经过三楼,他的班级。他每天下课,都会在走廊处和那群哥们玩闹。只要每天经过那里,看见他时,我心里还是会很开心。有时他不在,心里都好像遗失了什么似的。

 6 . 他还记得我 还是早已忘了我?

中考结束,我考的不太好,所以选择复读。

暑期补课,我来到三年二班。当我在所有同学的视线下,走到最后一排坐下时,一不小心碰到书,书掉到地上,发出了惊人的响声。因为我看见他坐在倒数第二排,就在我座位前面。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但,又能和他在同一个班,而且距离那么近,忽然特别的满足。这让我有一种,又回到了初一的错觉。那种甜,那种酸,那种涩,好像从没离开过一样。

换座位时,前面一排男生和我们最后一排换了,变成了他坐在我后面。每天听课的同时,也能听到他和他的朋友们,在后面聊天的声音,这种感觉真好。

一次上化学课,我跑到第四组,和朋友坐在一起,边假装听课边聊天。化学老师用带着浓重方言的声音喊到:“第四组最后一排,那个穿白衣服的女生,你来说说这道题怎么答?”

全班马上安静下来,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到我们这里来。我看向朋友,朋友看了看我,然后站了起来。

老师说:“不是你,是你旁边的。”我看了看自己深蓝色的衣服,莫名其妙地站起来,一句话也没有。最后憋出三个字:“不知道。”

老师问:“你叫什么?”我弱弱说了句:“凌泽。”

他估计没听见,又大声问:“你叫什么?”我加大声音说:“凌泽。”他再次重复:“什么?”我火了,大吼道:“凌泽!”而与此同时,聂希那一排的人也大声说:“凌泽。”

老师听清楚后点头说:“凌泽是吧。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还在后面讲话。我在上面讲得脸红脖子粗,你在下面像坐茶馆似的,你以为这里是开茶馆的?啊?”

我在全班同学的大笑声中沉默不语,老师后面说了啥我也听不进去了,坐下之后,我非常开心。刚刚聂希也有叫我的名字吧!那么,也就是说,他还认识我啦!一想到这里,我就乐开了花。被老师批评的事,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暑假很快就结束了,我们也要对暑期补课进行一场测试。考数学时,我正做得带劲,后面有人用笔戳我道:“诶,试卷借看一下。”听到是他的声音,我暗喜,二话不说就把试卷给了他们。

这是从小学到初中以来,我们的第四次对话,没有面对面,我也没有回话,但还是很开心。只是没想到,这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7 . 意料之中的结局,并不圆满的句号

暑期过后,我被分到一班,从此又是陌路。我只能成为从他教室窗前经过的,隔壁班的女孩。那年的初三,是忧伤的一年。

中考后,我考进市里的一所高中,从此,再没见过他。没想到,在和同班一个女生聊天时,竟然无意间知道了,这个女生的初恋,就是聂希。

当时的我是什么心情呢?好像心里有一股闷气,很沉重。但我还是很平静地听女孩,讲着她和聂希之间的事。平静得就像聂希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同学,没有疼痛,只有微微的闷,微微的涩然。

我问女孩,现在还和他在一起么?女孩说早分了。于是我记下了,聂希谈过恋爱,和我现在很要好的朋友,谈过一场很平淡的恋爱。

时光流逝,很多朋友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都摇头说没有。他们都说不信。我只能说:“是啊是啊,初二时喜欢一个叫易岩的男生。”然后他们把易岩,当做未来的“姐夫”。我很无语,同时对易岩也有些歉意。

到了大二,我依旧没有谈过一场恋爱,因为我没有遇见一个让我有感觉的男生。

直到昨天在网上碰到当初和聂希恋爱过的女孩。她告诉我,当年是聂希提出的分手。她说她当年很受伤,说聂希很残忍。

我的心微微地疼了起来,我想知道聂希到底说了什么,让那么坚强的女孩如此受伤,但又不敢问。

她自己倒说起来。聂希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也不可能喜欢上你,燕子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但发现我无法爱上你。我们分手吧。”

女孩说,“当我听到这些话时,很想扇他两耳光。”我说,扇耳光我不会,我一定会踹他两脚的。

我问她,当时没有扇他耳光是不是很后悔。她说:“怎么扇?他不在我面前。”我愣了一下:“是打电话?”她说:“直接发条短信。”我一听,有点火大。这样的人……

女孩说,聂希喜欢的女生是他兄弟的女朋友,他在和女孩谈恋爱时,同时也在和兄弟的女朋友谈。她说,原来自己是小三。

听完,我先是诧异,然后是真的怒了,像被一道雷给劈了,三观尽毁。 女孩还告诉我,现在聂希和他的女朋友已经见过家长了。

这时,我突然有点头晕。我想,大概是玩了一天的电脑,再加上头顶上台灯照射太久的缘故吧。因为听到这些,我没有心痛的感觉,也没有酸涩的感觉。有的,只是为朋友的不平而愤怒。

聊完后,关上电脑。我在室友面前大叫:“我以前暗恋的人要结婚啦!我好悲剧啊!”

室友看了我两眼说:“那真是可怜的娃啊。”语气很是漫不经心。我假意哭道:“你们好没良心啊。”说完,自己都笑了。

 


17岁是什么样的?

这是朋友存在这里的故事,又被我挖了出来。再次读来,还是会略有心酸。

记得14岁时,语文老师问大家“你们觉得17岁是什么样子的?”

还没长到17岁的我们,歪着脑袋憧憬着17岁的生活。我站起来说:“都说17岁是雨季,大概就是不停有烦恼的样子吧。”

到了27岁,再回头看17岁的样子时,我们想的却是:不用操心生活,衣食无忧的学生,能有什么烦恼,不都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唯一还能留下点印象的,大概就是:当时不知鬼迷了哪个心窍,暗恋上某个人,默默为他做了那许多的事,默默地开心,又默默地伤心,如此反复着,很久,很久……然后,还没开始,就over了~

最后,在心里埋下那颗秘密的种子,任其自生自灭。

 

17岁是,我心里的秘密,都是关于你

高中的时候,一本厚厚的盗版《饶雪漫全集》,被撕成一章一章的,流传在同学们的手里。《左耳》《沙漏》《校服的裙摆》《离歌》《甜酸》《没有人像我一样》《冰淇淋恋爱了》《若即若离》……有些名字都已经陌生了。

现在偶尔抽(矫)疯(情)的时候,也会想想,《左耳》里,小耳朵最后和张漾到底怎么样了?

刚好,电影《秘果》给了我答案。已经长大的小耳朵和张漾再次出现,依旧特立独行的小耳朵,在面对自责跟爱情时,最终,她跨越了内心的矛盾,选择了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

那颗放在17岁,为张漾操碎了的心,终于放下。

当年,站在树下,戴着黑色鸭舌帽,穿着白色衬衣,一脸难掩忧伤的张漾,终于幸福了。

 

不知是不是被言情小说的泡泡吹多了,高一下学期时,班里的同学们,突然开始成双成对地轧操场、撒狗粮了~

粉丝的花粉在空气中迅速传播,班里班外,凑成一对一对的。那一阵阵羞涩的躁动,耳朵里听到了,就立即传播给其他人。小说里得来的幻想,好像终于有地可施,甜腻腻的,来得有些突然而刺激。

连劳动委员,都把自己知道的小情侣们,故意安排在同一天值日,看到值日名单的时候,同学们心照不宣的笑了,开始数数名单里有几对。“中奖”的女生们又好气又好笑,把羞得通红的脸,埋进深深的书里。

只是,劳动委员大概没想到。后来,情侣们竟然陆陆续续,主动要求更换自己的值日时间。一段段还没搞明白的初恋,一学期还没走完,就在懵懂或置气中结束。即使是因为现在想来,好像并没有多大的事。

年轻的我们,拿不起,又放不下,太容易动心,又太容易放弃。

饶雪漫说,有一种17岁的青春,叫“暗恋”。那时候,心里总藏着很多的秘密,那些秘密全都围绕着一个人,无论多好关系的闺蜜都不能说。从四面八方得来他的消息,然后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直到有一天,终于有那么一个消息,打破这个筑好的世界,让你一秒回到现实中。

即便如此,在后来的日子里,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时刻,让你突然想起某个人,心里隐隐的痛一下。不再有多余的关心,却会想,那个人,他现在还好吗?


注:我曾经暗恋过一个男生,相识12年,讲了4句话……由心语酒吧小编甜心教练编辑整理,来源于网络。本感情心语-我曾经暗恋过一个男生,相识12年,讲了4句话……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整理,对你带来的烦扰请谅解,谢谢您的关注。
喜欢这篇心语文章就顶一下,我们会继续发布这类的心灵文章!!您的反馈信息对我们很重要!!!
  
0  0  评论(0)
语友,想说点什么吗? 还可以输入200个字
验证:  
注册
登录
 对于感情心语-我曾经暗恋过一个男生,相识12年,讲了4句话……的最新评论

空的楼层!等你入住!

更多心语心灵鸡汤

哀莫大于心死,冷暴力是一种精神虐待
高祖斩蛇就是一个经典的营销案例